您现在的位置 : 招宝信息门户网>社会>故事:外卖女孩的秘密

故事:外卖女孩的秘密

2019-11-03 11:27:14 点击:4292

应用作者每天读一些故事:Jing 0

春末,落地窗的阳台充满了明亮干燥的阳光。它明亮、大胆、温暖。东乡受不了这样刺耳的话,背对着窗户坐着。阳光洒在后背,再加上酒精软糯的刺激,像无数只手在梳子周围爬行,有一种懒散的轻松。

莫比尔坐在东乡对面。微风吹来,柠檬薄纱窗帘飘动,有时像一层薄纱一样卷到脸上,她的脸颊看起来很梦幻。

窗外面向街道,隐约听到市场的声音,缓缓上升,散在半空中,从17楼传来的声音,显得遥远,尤其是在慵懒的下午,更像是做梦的声音。

莫比尔的手指拿着烟,斜靠在藤椅上,他的脚搁在左扶手上,脚趾甲鲜红、醒目、显眼,迫使脚背上的皮肤进一步缩回到背景中,苍白而干燥。东乡给他们的杯子斟满酒,想着漠北刚才说的话。

“你说他意识到了?你什么意思?”东乡把酒递给了漠北的儿子,他的脸上露出粗心大意的表情。

"上周,星期三或星期四晚上,我洗了个澡,发现他看到了我的手机。"

东乡的脑袋掠过他的微信头像和评论信息。它一直都很安全。东乡对此非常重视,但他仍然默默地说,“哪些信息?”

“今天要见面的那个。”莫比尔把高脚杯倾斜,若有所思地摇了摇,看着酒滴慢慢地从高脚杯壁上滑落,然后抬头看着东乡,补充道,“你还是说——想我。”

东乡想起有这样一条信息,“那你会来吗?”他抓住她的一只脚,放在腿上揉捏。

“我不想来。”莫比尔叹了口气。她的声音里传来轻微的颤抖,使叹息听起来像沙沙声。董翔正在按摩她的大脚趾上的一个穴位。有点疼。很舒服,也有点疼。

董翔带着坏笑看着她。莫比尔抓住他下唇的内侧,向窗外望去。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了一些事情。她把下巴举到朝阳平台的左边,“穿过街道,记得吗?”

“嗯?”东乡跟着她向窗外望去。街对面楼下,梧桐树长势良好,树冠敞开着。整条街都被深深的阴影笼罩着。但是晚上,路灯藏在树荫下。光线又暗又哑。就像掐断喉咙的哭声。天气有点多云。

“去年冬天,发生了一起抢劫和谋杀案。就在那里,在那些树下。”

东乡想起了一些事情,但他不在乎。他背上的阳光偷偷地穿透了人们。他开始失去耐心,准备打瞌睡。

"那些树都疯了。"莫比尔垂下睫毛,好像在想象那一幕。隆冬午夜,下了一场小雪,飞机树下幽灵般的影子突然闪过一个来自地狱的威胁:“该死,把钱拿出来!快点!”

“我晚上出去载客赚点钱,结果被抢劫杀害了...据说我刺了四刀...可怜的!”

东乡俯下身子,把烟灰缸接到莫比尔的烟头下。一大块灰烬刚刚脱落,很快就融化成一滩软塌塌的烟渍。

“检测到了。然后呢?”

“什么?”莫比尔看着东乡,眼中闪过一丝困惑。她仍然沉浸在午夜凶杀案的遐想中。

”他注意到了。然后呢?”董祥补充道,专注地看着莫北的眼睛。他与街对面梧桐树下的谋杀案无关。他必须确保他目前的处境是安全的。他不喜欢冒险。人力车夫的生活在一个未知的夜晚结束了。他不想自己的未来被莫比尔毁掉。莫比尔的丈夫是他设计公司的老板。

莫比尔回过神来,嘴角慢慢上扬,绽放出异常迷人的笑容。东乡族一向愤世嫉俗,自吹自擂。很少看到他紧张。

“那就不要了。”莫比尔说。

“他什么也没说?”

“不。”

“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这次轮到莫比尔专注地看着他。她的眼睛饶有兴趣地从左到右扫视着他。灿烂的笑容逐渐萎缩,冻结成浅浅的微笑,如果没有,微笑。嘴角向下撇着,笑容里流露出嘲讽。"当我看到那条消息时,它没有被标记,也没有被阅读."她说得很慢。

“你弄错了吗?”东乡有点尴尬,低头看着莫比尔腿上的脚。他的手指滑到脚后跟。他觉得有一个坚硬的茧壳,就像这样。

“也许吧。”莫比尔收回他的腿,把它放回左扶手上。

“送货来了。”东乡听了一会儿,站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对送货员这么热情过。

这个女孩二十出头,娇小又瘦。她根本看不到曲线。她似乎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如果不是因为她脑后纠结的稻草色头发,她看起来会像个初中生。

她和她妈妈在街角经营着一系列冷罐子。这家商店很小,有四五张桌子,但是味道很好。夏天,他们还免费提供冷梅汤。东乡经常在家里加班时叫外卖。东乡听到她妈妈叫她纽扣,这应该是她的昵称,但她看起来确实像一个扁平的身材和板着脸的纽扣。

“你好。你的外卖。”巴顿把盒子递给东乡的眼睛。

“请把它带进来。”东乡突然说纽扣过去不开门,但今天他想让她进来呆一会儿,这样他就不用马上面对漠北了。

纽扣确实被震住了,然后低头在包里寻找鞋套。她脚上穿着一双耐克运动鞋,鞋面上有些污渍。

进入房间后,按钮直接指向用餐区,熟练地拿起蔬菜和布筷子。她折断了一次性筷子。筷子有点粗糙。她拿着两根筷子,互相擦了几次,然后把它们放在食物盒上。东乡没有使用一次性筷子,但没有阻止他们。

做完这些后,按钮将塑料袋压在手中,然后走了出去。东乡注意到,当她从桌子上转过身来时,眼皮向上翻了翻。在客厅外与用餐区正对面的阳台上,莫比尔的上半身藏在玻璃门后。只能看到藤椅扶手的小腿。在一片明亮的白光中,他脚上的红色指甲看起来特别醒目。

“我想要的香烟在哪里?”董翔补充道。

巴顿生气地盯着他。东乡微微耸耸肩,无辜的。

周六,东乡一直忙到下午,因为他不得不赶着画设计图,但没有任何效果。他画了许多画,但并不满意。

最近,东乡的情况一直不好。几天前,他找了个借口去见公司的老板。他没有看到老板知道自己和漠北的任何迹象。和他的猜测一样,这只是漠北的一次调查。

最近,莫言的气质逐渐改变,董翔也变得有点烦躁。在两人达成默契之前,也就是说,为了保持一种不干涉对方生活的轻松愉快的床伴关系,东乡坚守着界限,但莫比尔一再越界。

首先,她任意干涉东乡的家。毛巾、垫子和床单都被她换了。她还不时带来一些东西。她最喜欢的绿色植物,她家的衣服和拖鞋,还有她用来保持皮肤湿润的加湿器。

不久前,东乡接到快递公司的电话,要送空气净化器。东乡很困惑。首先,他认为快车打错了号码。然后他想起去问漠北。漠北尔温柔地说,“是的,我们在家抽烟。有这个不是更好吗?”

东乡一时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说什么好。环顾四周,莫比尔留下的东西不多了。甚至冰箱顶部塑料盒中收集的大多数外卖名片也被莫比尔扔掉,只剩下几张。按钮家庭冷锅串算作一个。

董祥从桌子上站起来,随意挠了几下头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用左手拇指指节抵住左太阳穴,呷了一口,走到阳台上。

莫比尔原本是个可爱的女人,美丽、优雅、轻浮,但现在她成了负担,一次又一次地干涉他的生活,考验她。记得当时她嘲弄的微笑和正常的尴尬,董翔的胸部“咯”了一声,让他挺直了背,展开肩膀,呼出这种烦恼。她违反协议,越线了。是他最终出丑了。

下午四点钟,阳光斜斜地照射在街对面,树冠明亮地照耀着,树底筛下的大树荫,点缀着从枝叶中漏出的斑点,看起来特别赏心悦目。

“我晚上出去载客赚一点钱,但我被抢劫和杀害了...据说我被刺了四刀……”如果董祥的耳朵飘过莫比尔,那么在这样好的天气里摇曳的梧桐也是午夜凶杀案的阴影。想想看,这真是不可思议。

董翔试图回忆起发生在他家门前的谋杀案。他当时在哪?一个月后,当我从南方出差回来时,大家对这件事的讨论似乎都结束了。在电梯里,人们有时会提到它,谈论它的人不以为然地看着,“哦,你说的。知道,知道。”然后转身看电梯墙上的新广告。

听莫比尔说那天晚上10点左右天空下着小雪。12点钟,警察发现了倒在树下的人。警察花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他们找到了他的家人,好像他们就住在附近...

董祥摇摇头,喝了一大口酒。他从未为这些生死攸关的困难感到难过。新闻里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像许多人一样,他神经麻木。奇怪的是他今天怎么想起来了。也许是因为酒和妖精莫比尔。

送货到了,还是那个女孩。按钮。东乡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穿上鞋套,拎着饭盒走进了左边的用餐区。

“放在那边。”东乡指着阳台。阳台上有一张小圆桌。巴顿好奇地看着,仿佛在想他是怎么唯一一个,然后立刻换成了冷漠的表情。

东乡已经去过他们的商店很多次了。按钮总是一样的,表情冷酷而严肃。他擦桌子,递盘子,敲收银机上的“哒哒”。

当顾客点菜时,她的眼睛在墙上徘徊,从不主动和别人说话。即使她面面相觑,她也会回头看着莫比尔,很快抬起眼睛。然后她又回到工作中,好像工作是世界上唯一让她感兴趣的事情。

纽扣把桌上的烟灰缸拿掉,把红酒瓶子放在旁边的架子上,然后用纸迅速擦去桌上的酒渍。动作巧妙而敏捷。董香看着她摆桌子。

今天,她穿着牛仔裤和衬衫。她的胸部只是微微隆起。她看起来很可怜。她的袖口绑在肘部,皮肤干净洁白。她的胳膊肘又细又尖,这使她心跳加速。

东乡站在按钮后面。

董祥记得他和莫言的第一次约会。

东乡张开双手,摸了摸腰间的纽扣。他的头靠近按钮的右耳。纽扣被脖子后面毛茸茸的短发包围着,头发被汗水浸湿并不断粘在一起。它闻起来有点汗味,像午后的阳光和人类进入世界的味道。

按钮将盒子从塑料袋中取出,动作立即停止。盒子还在他手里。

大约十秒钟后,东乡牵起一只手,再次拿起他的杯子。他站在窗前,向外看,好像他一直保持着这种姿势。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他等着看按钮的反应。

巴顿把盒子牢牢地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时没有看他,也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打算,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东乡感到困惑、愤怒,终于伸出手来。他追了出去。“我只是开玩笑。”

纽扣直接从门里出来了。

“你好。你好。”东乡绝望了。他准备好了。他用纽扣盯着他,踩了他的脚,用尖肘打了他的肚子。他被完全视为色狼,他的目标实现了。他今天非常沮丧。他只是想找点事做。他犯了一个错误,被别人责骂了。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董祥跌坐在椅子上。突然,他觉得很无聊。这个女人是女人吗?这太无聊了。

在塑料袋可以从桌子上拿走之前,袋子里有一包香烟。上次他故意说,“我想要的香烟在哪里?”巴顿看了看收据。“你没点。”

“当然可以。一包软中华,你忘了吗?”

这一次,她带着它来防止他一时兴起捉弄她。董翔笑了。现在他觉得比他预期的要有趣一点。根据他看到纽扣赚了一些钱时眼睛的闪烁,他猜想她会回来,即使他刚才摸了摸她的腰。东乡打开烟盒,点燃一支,正在抽烟,有人敲门。

这是一个按钮。

“怎么了?”

“我忘了一些东西。”巴顿也不看他,低头冲到阳台上。

“嘿,你的鞋子。”董祥从后面喊道。看着昨天刚刚被小时工擦干净的地板上一双一双被打上烙印的鞋子,我的背感到很冷。

巴顿拿起未密封的香烟,看了看,然后把它放回桌子上。“70美元。”她说。

“什么70?”东乡懒洋洋地坐回到椅子上,笑着看着她,但他心里在想,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今天设计一定要出来,我怎么能这么闲呢?但他仍然说,“你把香烟放在这里。我以为是你给我的。”

按钮保持沉默。她的瘦脸只有手掌大小,颧骨很小,眉毛之间左边有一颗淡粉色的痣。她的小鼻子翘了。它有些精致,但被那双锐利的眼睛冲淡了。她的单眼皮肿胀起泡。她的眼睑微微发红。也许她只是在电梯里擦眼泪。

“为什么,后悔派我来?”董祥说。

巴顿咬紧下唇,然后下定决心,迅速收拾桌上的食物盒,盖上盖子,放回塑料袋。

东乡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忙伸手阻止,“不要。不,我会给你钱。70岁,对吧?给,100。不用找了。”

纽扣没有变,他把钱拿在手里,在放进包里之前对照光线检查了一下。

东乡的表情崩溃了。

当东乡收到漠北的消息时,他正和大学同学在酒吧喝酒。同学们正在北京到Xi出差,打电话问他们是否有时间聚一聚。两人在南门吃晚饭,一路漫步到城墙脚下,顺便变成了阿清一家。

同年,学生的发际线明显向后移动,他们的肚子凸出。他们一见面,董翔就啧啧有声地说:“看看你。”他盯着鼓鼓的肚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戏谑。

我的同学打了他的肩膀,拔了他浓密的头发,就像我刚从大学篮球场下来时一样。“是的,我们是有负担的人。我们不如你无忧无虑。”

但是当他喝醉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给东乡看了他儿子的照片,他儿子刚刚学会走路,就像一个女人。他一定看过这些照片无数次了,现在他还在和朋友们咯咯笑。看了几张照片后,东乡也礼貌地表扬了他们。翻过十几页后,他变得无聊了。这些照片似乎永远不会完成。

就在这时,消息显示在手机上。东乡拿起电话,好像他得救了。漠北是“喝醉了”她说。董翔皱着眉头,把手机扔回到桌子上。同学看着他,关上了手机。他又对他感兴趣了。“为什么?有困难吗?”

"没什么"东乡拿出一支烟。

“女人,该哄的也得哄……”有经验的人的语气。

董翔对此并不满意,所以他转移了话题,谈起了他的工作。同学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可以看到,这更社会化。”

电话又响了。"想你"莫比尔说。

再响一次。“来接我!”

再响一次。“如果你不接我,我就去你家找你。”

董翔不能坐在那里和他的同学说再见,同学们带着同情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我在等你的邀请!”

在去接漠北儿子的路上,东乡想了一下这个老同学。他大约四五年没见她了。他是如何成为邻居阿姨的公众形象的?

几年前,莫比尔坐在他朋友的榻榻米房间里,手里拿着前额。房间没有前灯,只有一盏梨形台灯安装在墙角。昏暗的光线把莫贝尔的影子投射在墙上,他的头很大。董祥进来时吓了一跳。

莫比尔的朋友穿着一套瑜伽套装,脖子细长,只是露出锁骨。她盘腿坐着泡茶。她邀请董祥在离开前喝杯茶。她的语气温柔大方。她对他和莫比尔的关系没有表现出任何好奇,好像他也是她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东乡感到惭愧,几次道歉,并帮助漠北。一个朋友为他们开门,站在门口陪他们等电梯。电梯上来时,朋友招手说:“好好照顾她。”她说。

莫比尔站在电梯里,眼睛发红,眼睛湿润,眼睛模糊。她的手紧紧地搂住董翔的腰。东乡族担心被抓住,从左到右鞠躬,并竭尽全力重新站稳脚跟。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指甲戳进了他的肉里。他咧嘴一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不想说。

在出租车里,她钻进了他的怀里。有几分钟,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的头发有些发潮。也许她刚才哭得太厉害了。她哭着流汗。他记得她朋友的话,“好好照顾她。”这个女人,为他而醉,为他而哭,真是愚蠢。

他什么时候这么蠢了?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他在大学一年级时做了三份工作,打算在暑假期间省钱去西藏看望她。

在高中的三年里,他奇迹般地失去了睡眠能力,整夜盯着天花板,等待天亮。小欢的信如期到达,每周一封,让他振作起来,让他振作起来,说他一直是她心中最聪明的人,等着他去西藏上大学接她。他靠那些信生活,最后去了他喜欢的大学。

一天,他打电话给她,没人接。消失了两天。第三天,小欢的家人回了他的电话,公司组织了一次旅游,一场车祸,小欢不见了。

他整个下午都在街上疯了,最后抓住一个正在垃圾桶里挖东西的流浪汉哭了。流浪汉给他塞满了他刚从垃圾堆里拣出来的一个约会对象。他手里拿着日期,又哭了起来,好像拿着她的骨灰。

“我们到了。快起来。”东乡扶着漠北的肩膀,那个为她受苦的女人。

莫比尔抬起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迅速钻进他的怀里,嘀咕道,“我不会回去的...我想去你的...去你的……”

“好吧。”他拍拍她的肩膀。

她没有动。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移开,看着窗外,"你能停下来吗?"那种语气可以立即冻结火势。莫比尔一动不动。过了很久,他抬起头,用微弱的声音说,“我发脾气了。”她分开一绺粘在脸颊上的头发,昂起头,非常清楚地对司机说谢谢。

东乡在拐角处下车,想走路。

街上有水果店、擦鞋店、各种餐馆和便利店。纽扣店也在其中。它位于拐角处。这是一家没有招牌的非常小的商店。东乡看了看商店。纽扣妈妈在餐桌上剥大蒜。一个胖男孩坐在附近做作业。巴顿斯正在收银台结账。董香记得她站在他阳台上检查钞票的样子。

大概工作完成了,按钮抬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看到了东乡。董翔挥了挥手,他的手还没举起就掉了下来,这时他的纽扣头被埋了,半个哈欠被盖住了。

已经过去了,东乡想了想,又弯下腰,推门进了商店。据估计,新来的人不好。他一进来,按钮就立即宣布,“我们完了。”然后斜斜地看着天花板,闷闷地说。

纽扣妈妈也是个小女人,薄嘴唇,一脸横七竖八的皱纹,东乡是个老顾客,她很熟悉。她拍拍围裙上的蒜叶,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我们现在只有面条。”

"然后是一碗面条."

东翔在胖男孩身畔坐下。男孩看见东翔,立即掩住试卷,东翔瞥见试卷上有好几道醒目的红叉。男孩挠头,再挠,再挠。东翔凑过去,“我看看。”男孩迟疑着把试卷推到东翔跟前,他的小胖手上一溜儿肉窝

© Copyright 2018-2019 ptcsky.com 招宝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