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招宝信息门户网>综合>父亲卖房供我未婚夫留学,他学成第一件事却是写信退婚(下)

父亲卖房供我未婚夫留学,他学成第一件事却是写信退婚(下)

2019-10-22 04:39:34 点击:4038

父亲把祖籍转售给我未婚夫出国留学,但他学到的第一件事是写一封离婚信(第一部分)

虽然这些天不太平,军阀们从全国各地打来电话,军队经常在街上进出城市,但普通人的住所被包围的情况仍然很少。

全家人立即开始从一只鸡跳到另一只狗。当我和妈妈被女仆们围着冲到前厅时,我们已经听到爸爸和人们在大声争吵。

“总理这是要压迫吗?绝对没有正义。它太霸道了。”我听到屏幕后父亲的声音,模模糊糊地看见他和街对面一个满脸慌张的军官。

“我说韩老弟,我是大老粗,也知道人不跟军官打架,再说,总理也是父亲,你伤害了女儿,人家不伤害她吗?

听说总理的女儿会为此事而死,我已经和总理谈过了,这件事一定要为他办好,否则我不会给马大元打电话,你别让我丢脸啊。”来人声音直截了当,声音震得耳膜疼痛。

原来这就是驻扎在上海的军阀头子马大元,他欺男霸女,令人发指。与他讲道理的是学者遇见了士兵。

“总理必须讲道理。这是最初的婚约文件,几个氏族的长老见证了这份文件。瞧。”父亲拿出纸,递给马大元。

出乎意料的是,马大元把它撕成了碎片。他扔出另一张纸说:“我说韩老底,老子不识字,今天我不想和你讲道理。如果你在这本离婚书上签字,我们会立即撤回。如果你不签字……”

马大元停顿了一下,看着我和妈妈躲藏的屏幕。“我们的兄弟住在你家,嘿嘿。”

“你!你。你!”父亲气得发抖,指着马大元,他看起来像个恶棍。

“如果你不签字,你今天就杀了我,我也不会签字!”父亲坚定地说。

“那我今天就杀了你,直到你看到棺材才哭,对吗?”马大元不耐烦地抓住父亲的裙子,用枪指着他的额头,张开嘴骂他。

我从屏幕后面匆匆走出,“等一下,我会在离婚书上签名。”说完,我转向父亲说,“父亲,我们错了。我要离婚了。”

马大元拿着我签署的文件说:“好了,完成了。”他转过身,拍了拍父亲的肩膀,然后拿出一些汇票,说道:“看看首相有多慷慨。这是对你韩国家庭的补偿。”

那些汇票被我父亲撕成碎片。这不是对我们家庭的补偿,而是对他赤裸裸的羞辱。

我父亲看了我一辈子,但他没有看我。这一次,他真的绊倒了。

我父亲病了,一个多月没起床了。医生说这是心脏病,他呼吸急促。让我们更安慰他。

氏族的亲戚来拜访的次数更多了,但是风向变了一点。他们一开始和父亲一起责骂郑昕艳的事情已经成为家庭安全最重要的事情。

我父亲努力与他的堂兄讨论,在首都找到了几家报纸,并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让世界对此事发表评论。

堂兄妹连忙用手示意,“今天的社会气氛和过去不一样了,报纸正在宣传新政府要摆脱封建遗产,首先批评的是包办婚姻,首都许多名人优雅的人都以与包办家庭的妻子离婚为荣,娶一个新女人,你拿这件事去报道,没有报纸会接的。更重要的是,你激怒的是......唉!”

父亲喃喃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它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所有的安慰并没有解开他父亲的心,反而让他更加沮丧,病情更加恶化。

当我担心我父亲的病情时,我并不认为我母亲先出事了。

我被郑家离婚了。虽然我的家人没有错,但说出来了并不愉快。我母亲一生都遵守规则,在家里的阿姨中被认为是个好名字。但有传言说,最后,有些人嘲笑我母亲把我变成木头的纪律,也就是说,我对文学和墨水一无所知,枯燥无味,被郑昕艳抛弃了。

我母亲一生都很傲慢。她忍不住生气了一会儿,但她也生气了,心脏病发作了。她的病很严重,几天后就去世了。

在我母亲去世之前,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我母亲为你感到难过。她想教你成为一个好家庭。这是我们祖先的习俗,但我没想到...我妈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知道,她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怎么变得如此不合理。”

从前的好家庭被嘲笑为封建保守,从前的矜持被拒绝,媒人的话,一度被视为父母的命令,变成了对自由爱情的追求,从前的礼貌、正直和羞耻都让人认不出来。黑色可以说是白色,白色可以说是黑色,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我父亲奄奄一息。听到这个坏消息后,他没有求生的欲望。他的病持续了几个月,他也去了。

几个月来,我的家人让事情变得更糟,我的心脏变得苍白而不流血。

家族的叔叔们帮忙安排葬礼。有那么一会儿,院子里挂满了白色的横幅,到处都是白色的抽泣声。

我哭了很多天,没有留下眼泪。我只是感到疲惫和麻木。

我的叔叔们已经和我的家庭财产和我的住处吵了好几天了。我父亲没有儿子。根据规定,这个家族的财产在他走后将属于这个家族,但我的位置是个难题。

我已经是一个22岁的女孩了。我的父母都死了,被我未婚夫的家人抛弃了。它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这里不可能结婚。

事实上,根据规定,我的父母因我的婚姻而疲惫不堪,离婚了,这是一个不祥的人。我只能走两条路。一个是死,另一个是给家庭一个纯洁勇敢的女人的好名字,她不在乎一个女人和两个丈夫,另一个是溜进虚空。

这样,我堂兄弟的婚姻就不会受到我家庭不幸的影响。

我选择撤退到一个空门。我善良的姑姑们不忍心一次又一次地说服我。我下定决心了,我丢了头发。直到那时他们才放弃。

我不想死。我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有因果循环,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首先我在氏族的祠堂里念经,然后我发动了战争。我家族中的亲戚逃走了,没有时间照顾我。所以我去了山尼姑那里,完全避开了这个世界。

时间过得很快。城里的军阀今天姓马,明天姓张。像灯笼一样,世界陷入了可怕的混乱。天灾人祸和战争使世界陷入混乱,尼姑也受到了干扰。

我冷冷地看着前来烧香、聆听祈祷和忏悔的善良男女,他们年复一年地在木鱼的声音中逝去。

尼姑院子里的葡萄藤又绿又枯,又枯又绿。转眼间,20年过去了。

与我之前的20年相比,这20年真的像是一辈子以前。我在寺庙里看到和听到了太多的人间悲欢离合。我慢慢打开了我的心扉。

我父亲临终时说他已经被杀了一辈子,但他并不太受欢迎。

是的,人们的心是不可预知的东西,随着世界的变化变化太快。

小时候,我听妈妈说缠足是一个好家庭,大脚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庸俗女孩,所以我包了起来,即使疼痛变成了几个月不眠不休,但当我长大后,三寸金莲成了一个笑话,最可耻的坏习惯。

我遵守规则和礼节。这些年来,郑昕艳多次来我家。我有很多机会认识他,但我没有。直到我离婚,我才知道他长什么样,他也不认识我。

我的韩国家庭有权改变他的生活,但是强迫他用一生的婚姻来回报是不公平的。此外,我父亲和他的算命师打赌他会发财。这不能说是自私的,但这都是为了我。

后来,他非凡的才能和好运超出了我们家的财力,但他的父亲坚持要求他们,他不能为悲剧负责。

他未能遵守诺言是不公正的,我的家人也自私地试图报答他的好意。

在一天又一天的木鱼声中,我逐渐忘却了对他的仇恨,不再爱他。

我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选择。因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被这个时代抛弃,成为旧包办婚姻的受害者之一。我不知道这个时代有多少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认为在漫长的历史中,像我们这样的人的存在和离开不能让一点浪花翻滚,淹没在浩瀚的海洋中,是吗?

后来,我又收到他的来信,是他的客户寄来了一封信和一大笔钱。信使说,在他听说我家的悲剧和我逃到一个空房子后,这些年来他一直有罪。他后悔自己还年轻,没有亲自处理清楚这件事。他听说我很穷,所以他给了我一笔钱来解决急需。

所以你看,心终究逃不出时间。他的良心是对他的惩罚,但我不在乎。

我没有打开信,也没有留下钱。信使原封不动地拿了回来。

我有自己的命运,这辈子我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作品名称:它被视为命运,但不受人们欢迎)。作者:纳兰先生。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 Copyright 2018-2019 ptcsky.com 招宝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