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招宝信息门户网>娱乐>政治关键词·经济特区|创办经济特区就是要“杀出一条血路”

政治关键词·经济特区|创办经济特区就是要“杀出一条血路”

2019-10-30 11:44:59 点击:3733

[编者注]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是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政治是理解现代国家的关键,也是深刻理解日常生活实践的知识和素养。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继今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首次开设“政治关键词”栏目后,澎湃新闻再次与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和上海政治学会联合推出这一栏目,旨在通过解释新闻和生活中的政治关键词来普及公共政治知识。

今天的政治关键词是“经济特区”。

2019年8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意见》发布。深圳从“经济特区”跃升为“领先示范区”,反映了当年改革先行者创建经济特区的重大意义。

“经济特区”的概念是如何提出的?

1978年4月,由国家计委和外贸部组成的检查组在回港澳途中经过广州,向Xi中训和广东省委其他领导介绍了他们的检查情况。听完这话,每个人都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检查组建议宝安、珠海两县改为省辖市,建设出口基地。这与广东省委的想法不谋而合。

检查组返回北京,向中央政府建议:借鉴香港、澳门的经验,指定靠近香港、澳门的宝安、珠海为出口基地,经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力争在内地建立一个较高水平的出口基地。

在中央政府和广东省的共同努力下,广东出口基地建设很快取得成效。1979年1月6日,广东省和交通部联合起草了《关于香港招商局在广东省宝安设立工业区的报告》;1月31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代表中央批准了这份报告,并同意在广东省设立宝安工业区。同月,广东省决定将宝安县改造为深圳市,珠海县改造为珠海市,开发建设出口加工基地。

1979年4月5日至28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期间,Xi中训代表广东省委向中央政府提议,应允许广东在深圳、珠海和汕头留出一个地方作为出口加工区的东道国。根据国际市场的需要,生产应该分开组织和管理,“我希望中央政府给予一些权力,让广东迈出第一步,放手”福建省委也向广东省委提出了类似的想法。中央政府表示支持广东省和福建省的想法,并要求这两个省组织进一步的示范和提出具体的实施计划。

“经济特区”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1979年4月中央工作会议期间,中央政府支持广东省和福建省建立出口加工区,实行计划、金融、外贸和金融新体制。如何命名一个实行特殊政策的地区,无论是被称为“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区”还是“投资促进区”,都无法决定。邓小平说:“最好称之为特区。陕甘宁从一开始就被称为特区。中央政府没有钱,所以你可以给一些政策。去吧,争取你的出路。”

1980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正式决定将实行特殊政策的地区命名为“经济特区”,并明确表示,经济特区的管理可以采取与内地不同的制度和政策,同时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损害国家主权。经济特区主要实行市场调节。

1980年8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批准广东省和福建省在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设立经济特区,并通过了《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经济特区的建设已经通过立法程序正式确定。

命名经济特区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严格划分经济特区。这是为了消除疑虑,减少对改革的阻力。1987年4月,邓小平说:“当初,广东提议建立经济特区,我同意。我说这里叫做经济特区,所以建立政治特区不好。”

为什么要“杀出一条血路”建立经济特区?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一条新的道路,打破原有的规划管理体制,尽快振兴经济?这是改革先驱们关心的核心问题。实际上,这条新路就是要建立经济特区,并在特区内实施“特殊政策”。然而,全国仍然实行有计划的管理制度。这意味着,“社会主义等于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的突破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争议。因此,建立经济特区需要足够的勇气来突破僵化思维的束缚,并“奋力拼搏”。经济特区争端有三个主要方面:

首先,在旧中国,经济特区会变成租来的土地吗?为外国资本家投资工厂打开大门,并给予他们许多优惠条件。对于那些“封闭僵化”的人来说,除了“让步”和“殖民化”,还有什么别的?这种怀疑在相当多的干部和群众中不同程度地存在。1982年,也有人在报纸上写道,警告人们不要把经济特区变成租界,这实际上反映了反对中国试点经济特区的思潮。

第二,如何看待“计划”与“市场”的关系。外资进入特区后,基本实现了市场经济运行模式,在许多方面不同程度地打破了传统的计划经济运行模式。当时,计划经济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

第三,经济特区的建立会扩大贫富差距吗?广东和福建实行允许外来资本和技术投资工厂的特殊政策,会不会扩大贫富差距,把它们变成资本主义?

归根结底,上述争议是特区的名称是“子”还是“社”的问题。邓小平明确表示,它不会成为资本主义,因为我们赚的钱不会放进个人的口袋。“我们是全民所有的。如果广东省和福建省的8000万人先富起来,也没有什么坏处。”1981年7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批准了《广东省、福建省和经济特区工作会议纪要》,其中中央明确指出:“这些问题毫无根据。中国的经济特区是经济特区,不是政治特区。中国在特区充分行使国家主权,在性质上与不平等条约造成的让步和殖民地有根本不同。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经验证明,特区是扩大出口贸易、利用外资、引进技术和发展经济的一种相对成功的形式。对中国来说,特区是一所学习与外资竞争、学习按照经济规律行事和学习现代经济管理的学校,是两省乃至中国培养人才的基地。”但事实上,对经济特区的疑虑直到1992年邓小平与南方对话时才基本消除。这表明思想解放对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性。

实践证明,经济特区的建立是成功的:改革的先行者勇于尝试,以“一个突破”实现了“整体是活的”。随着一个进步的示范作用,它将“带头”推动“马奔腾”。

(作者是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副教授)

© Copyright 2018-2019 ptcsky.com 招宝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